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单机游戏
摘要

  点唱机开始播放地下丝绒乐队的《谁爱太阳》,在点唱机里居然能找到这么一首摇滚歌曲,影子觉得真TM的怪。

点唱机开始播放地下丝绒乐队的《谁爱太阳》,在点唱机里居然能找到这么一首摇滚歌曲,影子觉得真TM的怪。

——尼尔·盖曼《美国众神》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>>本文内含大量剧透,请酌情观看<<

早上好!夜之城,我沉浸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已经满打满算整整十五天了,多亏了循环播放的体温电台,光是《pon pon shit》就听了一百多遍!还有,我的存档也跟着挂了,我看你们全都别想看到我写的文,因为CDPR肯定得让我开新档。

这光怪陆离的夜之城凭什么吸引无数人为之疯狂?是交替闪烁的霓虹灯?是咯吱作响的义体?或是高耸入云的荒坂塔?遗憾的是,这些在蠢驴强大的"优化"下早已成为缥缈的云雾,也使我失去了通往真正赛博世界的入场券。

作为一种与画面相辅相成的传播媒介,音乐构建了另一片神秘的极乐世界,不需要显卡与SSD,一个安静的午后,冰镇啤酒,蓝牙音箱与想象力,哦,最重要的......再来点爱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有个问题,2077年,还有人会去听那些老掉牙的音乐吗?

上世纪80年代,雷德利·斯科特在香港街头采风,为拍摄电影《银翼杀手》寻找灵感。按理说,在东方文化的符号中很少能寻觅到科幻的影子,可真正吸引这个异域客的却是这座城市中极其怪异的矛盾感——黄昏时分,斜晖洒落在异常繁华的商业大厦上,高耸入云,气势恢宏。与之相望的街区对面,是由肉铺与小摊组成的破落集市,污水横流,嘈杂的人声被身后通风机发出嗡嗡的噪音掩盖。夜幕来临时,牙医诊所的霓虹招牌闪烁着冷光,里面充斥着布满灰尘的进口用具、凌乱排线以及成群结队的蟑螂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这种取材于残酷现实中的冰冷矛盾,成为赛博朋克世界里的一块重要拼图,也使其成为科幻文学中最有可能成真的一种世界观。这种扎根于现实的矛盾,使《银翼杀手》里的配乐充满了古典与未来的冲突。管弦乐与电子乐的结合,像是一位插满晶片的古代人穿梭在人机对立的反乌托邦世界中。当不再局限于文字的疆域,影像与音乐这两匹脱缰野马,创造出电影史上永垂不朽的片段——仿生人罗伊在酸雨与鲜血的河流中,缓缓念出那段科幻迷们永远难以忘怀的台词:

我所见过的事物,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。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,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,所有这些时刻,终将流失在时光中,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。死亡的时刻到了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它还有个非常浪漫的名字——"C射线演说",这是配乐、台词、背景与角色塑造结合的最完美的例子,就算没有看过这部伟大的电影,也该去听听它的音频版本《Tears In Rain》。

0

音乐不应只是所见之物的点缀,它所传递的是一种信号。《歧路旅人》里的每位旅者的主题曲都选用了独特的乐器来演奏,学者的小提琴,商人的半音阶口琴和猎人的钢琴,独特的音色昭示着主人公的性格;同样是JRPG的配乐,《Last Surprise》(女神异闻录5的BGM)更像是一种冲锋的号角,透过激昂的旋律就能感觉到阴影撕下面具,在一片血雾中向怪盗团发起进攻的热血(中二)场面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作为一家制作精良RPG的游戏公司,CDPR对游戏配乐也极为考究,最经典的是《巫师3:狂猎》,吟游诗人普西拉演奏的《Wolven Storm》与音乐背后浮现的众生百态:翠鸟酒馆里,情路坎坷的女子流下泪水,陷入爱河的情侣在拥吻,就连偶尔路过的乞丐王也停下脚步,随着歌声陷入久久的沉思之中。毫不夸张的说,这应该是《琵琶行》在西方奇幻世界中最完美的演绎,这首歌也将白狼与叶的爱恨纠葛演绎的淋漓尽致,酒馆与音乐,丁香和醋栗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这种沉浸式演出曾让我久久不能自拔,所以我很自然地将这首《Wolven Storm》理解成联系白狼与叶之间最为紧密的纽带,也是普西拉创造的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记。直到后来,那个跨越世纪的恶鬼将诗人赖以生存的嗓音毁掉,玩家再也无法在游戏中听到这绝唱,白狼挥舞着银剑斩落恶鬼的头颅,却再也无法平复心中的滔天愤怒,而那一刻,我终于明白,音乐所传递的信号不仅联系起了作品中的人物,更能让玩家产生极其强烈的共鸣。

言归正传,如果让我为《2077》挑选配乐的话,工业金属或Dubstep绝对是我的心头好,前者代表着机械、失真与混乱中的稳定,后者则强调震荡、力量与怒吼。电子与金属的融合代表了赛博朋克世界观中最独特的标记——机械崇拜与数字意识(顺便一提,国内有一个叫核聚变-G的乐队,他们的作品中就有着这样的风格)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核聚变-G乐队的专辑《核程》

《2077》的作曲家们则扎根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音乐世界中,从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和Nine Inch Nails等知名乐队的作品里寻求灵感,这使游戏的配乐充满了令人怀旧的感觉,你可以在被酒鬼填满的酒吧"来生"里听着躁动的硬摇滚,与地下女王罗格一起商议计划;或是在公路上伴随着Hip-Hop的律动将油门踩到底,然后被"独特"的驾驶手感与bug甩上天;或是像我一样,在体温电台里听《pon pon shit》,发誓永远喜欢二次元。用惊艳来形容《2077》里的配乐不太准确,因为它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,但这些中规中矩的音乐却意外地令人感到舒服,而且,还满足了赛博朋克世界观中那种过去与未来冲突的矛盾感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0

虽然《2077》的演奏场景没有达到《狂猎》的水准,却也偶尔能带给人一些小惊喜。比如在初进游戏时那个充满空灵的单音,一下就将玩家置身于这个崇尚尖端科技的夜之城;还有当强尼去炸荒坂塔时,那首充满狂躁与野兽气息的《chippin'in》,配合着打出2000伤害的银手枪,让玩家在一瞬间认识了这个摇滚疯子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泰勒给我找了份侍应的活儿,然后泰勒把一把枪戳进我嘴里说,进入永生的第一步就是你得死。虽说我们俩在很长时间内都是最铁的哥儿们。如今大家总是在问,我认不认识泰勒·德顿。

——恰克·帕拉尼克《搏击俱乐部》

这是帕拉尼克大师在书中的第一句话,在看到荒坂大厦上空爆起的核弹头时我忽然想起了这部作品,然后就是强尼与V在个性上的融合。两个性格上天差地别的人物因为生物晶片最终融为一体,让人不禁唏嘘感叹。而这种殊途同归的故事,《2077》中却不只一个。

由于强尼·银手本身就是个摇滚明星,所以很多任务名称都以摇滚乐歌曲的名字玩梗致敬,而汉化组又将这些任务翻译成国内的摇滚歌单,一开始,我以为这种二次加工可能会让意境偏离本意,但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在"黑梦"的剧情中,当大部分玩家沉浸在由CDPR带来的强大视觉盛宴(BUG)中时,我却注意到了任务的名字,然后心想:哇塞,不会是窦唯吧,这一定是个巧合......在失去挚友和任务失败的双重打击下,剧情也走向了最黑暗的时刻,让人想起窦唯那首《黑色梦中》所唱的:到处寻找/寻找安慰/对我来说那太珍贵/人海茫茫不会后退/黑色梦中我去安睡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如果玩家将杰克的尸体送回家里,那么会触发一个名为"再见杰克"的支线任务,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痛仰乐队,只不过那首同名歌曲所唱的杰克并非杰克·威尔斯,而是杰克·凯鲁亚克。小说《在路上》的作者,也是当时"垮掉的一代"的代表。但两个杰克却有着十分相似的地方——迷茫、奋斗、找寻、失落。现实中杰克笔下的迪安在旅途中寻觅那个虚无的目标,而夜之城的杰克则希望在冥冥众生中脱颖而出。在帕南线中有个任务叫"公路之歌",也同样是这个乐队的歌曲。其实,这两首歌所表达的意境都围绕着《在路上》展开,这个小细节足以见得我们的汉化组真的是资深摇滚乐迷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恶魔线的结局——"梦安眠于九霄",这个致敬太过明显,毕竟很少有乐队会把歌名起得这么花里花哨。刺猬乐队的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也是曾让我听得热血沸腾的歌曲。它讲述的是一个年岁更迭、新旧交替的故事,已经被新浪潮冲击的人们感慨岁月的无情。

我第一次打通的结局是,在荒坂的空间站里,V无法感受时间的流逝,甚至无法感受自身的存在,唯有日复一日的单调实验在一点点剥离他作为人的最后一丝尊严。然后,为了躲避死神,他自愿化身成虚无的零和一,躲进荒坂所创造的数字监狱中。谁也不能保证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强尼·银手,百年之后成为生物芯片进入别人的脑袋,然后又是反抗、暴动、被镇压,循环往复,直到万劫不复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0

然后我忽然想起刺猬乐队的贝斯手一帆曾经说过:"《火车》这首歌所唱的就是新生事物终会取代过时的事物,听着是这个道理,但回想起来,却总是充满难过。"尽管听过这首歌上百遍,我却在《2077》中又一次理解了它。

失去的永不复返,世守恒而今倍还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克里线中,强尼·银手暂时接管了V的控制权,与昔日的乐队成员重新聚在一起,来了一次永生难忘的演唱会。招募队友的剧情就非常的"缝纫机乐队"。事实上,它也真就是缝纫机乐队,因为克里线的第一个任务名为"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",是新裤子乐队的同名歌曲,也是电影《缝纫机乐队》中的插曲(原名《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》)。

这次重返舞台的演出是我觉得《2077》里最棒的场景,玩家可以亲自操纵强尼银手,登上舞台,与乐队成员一起放纵、嘶吼,享受片刻的欢愉,然后在投身这操蛋的夜之城中。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我强烈建议你们选亨利来演出,因为他太太太太可爱了!

其实,用新裤子乐队的另一首歌名来诠释这个任务也十分贴切,就是那首《生活因你而火热》,其中有一句歌词是用来形容已经过时的"魔岩三杰":有人堕落,有人疯了,有人随着风去了,我觉得用来形容《2077》里的武侍乐队成员简直再合适不过了。

这也许就是艺术交融的魅力,无论你站在哪个角度看,总能跟随自己的内心找到问题的最优解。

后来,当我关掉主机,放下手柄的时候,总是在想一个问题。如果强尼·银手可以凭借神经网络瞥见这个世界的一角,看到一个叫基努·里维斯的男人在公园长凳上吃三明治,或是看到一个名为"Refused"的瑞典摇滚乐队在台上唱着硬摇滚时,他会觉得哪边的世界更好一点呢?

2077年 我们不聊赛博朋克 来谈谈那些老掉牙的音乐

作者鲸心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“碎碎念工坊”(suisuinian963)

0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